捷达新闻网  >   首页 > 财经  >  正文

射阳县卫生与计生委纵容洋马卫生院伪造假病历 导致下岗职工败诉,陷入生


射阳县卫生与计生委纵容洋马卫生院伪造假病历 导致下岗职工败诉,陷入生


射阳县卫生与计生委纵容洋马卫生院伪造假病历
导致下岗职工败诉,陷入生不如死绝境

信访人为江苏省射阳县洋马镇人,下岗职工。
2001年9月6日下午,信访人因建房纠纷,被邻居吉偑珍一家三口殴打,全身多处被打伤,尿血不止。被送到射阳县洋马镇卫生院抢救后住院治疗,诊断为:“肾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2001年12月16日,射阳县洋马镇卫生院诊断为:“肾挫伤;脑外伤综合症;腰椎间隙狭窄”。在射阳县洋马镇卫生院已经住院治疗101天的信访人,病情越治越重,并完全瘫痪,转入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2002年1月7日,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1、盆腔少量积液;2右肾钙化点;3、肾挫伤;4、脑外伤综合症;5、腰椎管狭窄;6、尾椎滑脱;7、骶尾关节移位”。
2002年3月29日,射阳县公安局对信访人活体进行检验后,出具射公刑法物(2002)字第134号《物证鉴定书》:作出:“腹部及尾骨损伤构成轻伤”的法医权威结论。
2002年8月20日,信访人向射阳县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诉讼前,信访人及代理律师多次依法到射阳县洋马镇卫生院,要求复印信访人住院病历,均遭拒绝!诉讼期间,射阳县人民法院两次发函要求射阳县洋马镇卫生院依法复印并提供住院病历,根本不予理睬(有射阳县法院信函为证)!后来为了应付司法鉴定,竟伪造一份虚假住院病历!
在蓄意杜撰的虚假住院病历中,射阳县洋马镇卫生院竟然违背医生职业道德,一是把信访人当初入院时血尿不止,,内外裤都被染红的事实,说成是:“病程中无肉眼血尿!(有病友和病友家属证明材料和伪造的住院病历为证!)”二是故意隐瞒信访人尾椎滑脱和骶尾关节移位的事实(有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书为证)!三是信访人在其医院住院治疗101天,中途从未出过院(有住院发票和住院床位号为证)。谎称为2001年9月8日住院治疗,2001年10月13日出院。2001年11月17日再次住院,2001年12月16日出院!居然连信访人入院治疗的日期都写错了,其他误谬之处达60多处之多。而导致信访人官司败诉!
2016年3月28日,信访人依法向盐城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同时,依法向江苏省医学会提交医疗事故鉴定委托书。
2004年4月20日,江苏省医学会医疗事故办公室电话射阳县卫生局,要求对信访人住院病历的真实性进行鉴定。
2004年5月10日,射阳县卫生局在 “关于孙才梅住院病历真实性的情况证明”中,有意回避信访人病历是否真实这一关键问题!导致信访人二审败诉。
信访人通过依法信访和上访,多年多次申请并要求射阳县卫生局对射阳县洋马镇卫生院出具的信访人住院病历,作出真伪鉴定;洋马镇卫生院伪造假病历、不确诊,不对症治疗,导致信访人产生后遗症,依法给予赔偿。射阳县卫生局有关领导不是敷衍,就是搪塞,根本不予理睬!
2007年9月12日,原射阳县副县长肖汝宏在信访人请求射阳县卫生局审定真伪病历申请书上批示:“请县卫生局审核真伪病历事宜”,指令射阳县卫生局依法核查并作出结论。射阳县卫生局依然置之不理!
2007年9月24日,信访人委托公婆季志桂、曾桂英,由洋马镇政府干部陈风国、吴涛陪同,到射阳县卫生局再次申请,要求对信访人住院病历的真伪进行鉴定。公婆俩人,白天哀求,深夜就在该局的大门外露宿。时至10月19日,丧尽天良的射阳县卫生局有关领导,冷淡如寒霜,坚决不予理睬!
民告官,难!难于上青天!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法律规定明确,老百姓即使有天大的理,共产党的天下,为何依然打不破历古以来官官相护的铁律?!
信访人因洋马卫生院不确诊和医疗不及时,长年生活不能自理,丈夫又是二级残废,为了讨回一个公道,被迫无奈之下,委托年近九旬、已是风烛残年的公婆,从此走上艰难而又漫长、不知何处是尽头的信访和上访之路。
2016年11月5日,走投无路的信访人公婆,只好上北京――向普通老百姓的靠山――党中央讨个公道。在盐城市火车站上火车时,被洋马镇政府尾随而来的干部截访拦下车,承诺肯定会给信访人一个说法!信访人公婆被车带回后,冤情根本无人过问!
2016年11月1日,11月30日,江苏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先后两次向盐城市卫生计生委发送医政医管处转(2016)210号、(2016)222号《来信来访转送单》,要求市卫生计生委:“调查核实,依法处理。”而盐城市卫生计生委却把信涵转发给射阳县计生委。射阳县计生委向上级部门上报虚假材料,并直接拒绝了信访人合理合法的信访请求!
在此期间,中央、省、市、县有关领导和部门多次批示,射阳县政府有关领导要求洋马镇政府妥善协调和处理好信访人合法信访请求。
2017年4月,洋马镇政府有关领导哄骗信访人,承诺由镇政府妥善处理,给信访人一个满意的答复。谁知却是一个骗局,至今根本无人理睬!更为恶劣的是:洋马镇分管信访的人大主席朱冠军不仅不接待不处理,而且口出狂言:“上访也没用,该办也不办!一个小小老百姓还翻得了天!”
从2016年11月6日起,信访人全家更成了“罪犯”!洋马镇政府委托黄海居委会化钱雇人,采取法西斯法手段,对信访人全家实施24小时非法监控和跟踪,直至今日!
信访人常年因“冤屈、伤痛、贫困、忧愁交加、度日如年,丈夫是个残废人,公婆年近九十,风烛残年。共产党的天下,却陷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有冤无处伸、生不如死的绝境!在依法信访无果的情况下,只好通过网络,得到正义力量的支持,而引起上级领导和部门的重视,还信访人一个公道!

信访人:孙才梅
住址:江苏省射阳县洋马镇金钱路118号
电话:18051269893
二0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

热门推荐

注: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捷达新闻网 2017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