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达新闻网  >   首页 > 国内  >  正文

山东蒙阴:中信钙业污染环境伤民生(转载)

人民风采网7月4日电(王全芬)早在2016年,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就被山东省环境保护厅命名为“省级生态县”。有资料显示,蒙阴县开展生态县创建工作以来,扎实推进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在工业点源方面,加大结构调整力度,清理取缔土、小污染企业;对6家重点企业实施污染治理再提高工程,废水排放达标率达到100%;在所有重点污染源安装水质在线监测设备,在线监控率达到90%以上。在城镇污水处理方面,对原有城市污水处理厂实施“一级A”改造提升,完善污水管网等配套工程,提高污水处理厂满负荷运转率;在乡镇建设污水处理设施,解决乡镇驻地工业园生产和居民生活水污染问题;建设中水利用、污泥安全处置、下游河道水质生态净化等工程,实现了生活污水处置的无害化、资源化和生态化;实行市场化运作,配套视频和水质在线监控系统,确保污水处理厂高效运转。加强城市扬尘污染防治,开展城市环境卫生综合整治,城区内所有工地必须建造防风墙,实行隔尘降噪封闭式施工,建材堆场安装喷雾抑尘设施,渣土实施密封运输,并增加路面的洒水频次,减少扬尘污染。加强工业污染防治。加强对鑫源热电厂的监管,确保治污设施稳定运行、达标排放。蒙阴县全面完成了创建省级生态县的各项工作任务,创生态县指标的7项基本条件和36项建设指标基本达到山东考核要求。
但近日本网却接到反映称:“蒙阴县坦埠镇的龙虎寨村环境状况堪忧,村民生产生活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反映情况的人直指此事与当地一家名为山东中信钙业有限公司的污染行为相关。
“中信钙业在这开采已经有五年了,我们村子每天都笼罩在粉尘漫天的环境中,有时连眼睛都睁不开,村里的果树都受到了严重影响。”6月30日,本网工作人员来此调查时,龙虎寨的一群村民围上来说。
有村民指着该企业说:“附近的山以每年十万元承包给中信钙业,他们主要是开采石灰石,一天24小时不停地生产。我们龙虎寨村的老百姓可遭罪了,粉尘把附近的果树都污染了,果树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石灰面子,结出的果子很难卖掉;人家卖桃子五元钱一斤,我们挑好的一筐才卖五元钱,——这一筐可是四十斤哪!剩下坏的根本就没人要。中信钙业生产和运料产生的噪音,每晚都闹得的我们无法安睡。家里的桌子上、窗台上、家电上都是一层白色的粉尘,洗过的衣服不敢拿到院子里去晾晒,拿出去晾一会儿就脏,你还得重新。”
一位姓赵的大哥指着通往矿山的路说:“这条路已经被轧的不成样子了。你看,他们刚刚洒过水。如果不洒水,大车只要过去根本就不能走,路两边的树上、地上全是白粉沫子,洒水洒得到处也都是一片泥泞。他们还经常放炮,响声很大,就像地震一样,能明显感觉到家里的屋顶、窗户、玻璃都在震动。”
赵大哥向本网工作人员说,他们承包的这里的山,一年给十万元钱的承包费,但这个钱我们老百姓一分钱都没有得到。多位村民也证实,十万元钱只是承包费,与村里签的协议,每年都会给,但这个钱最终落到哪里,他们表示不得而知。有人说,还不如附近一靠近钢铁厂的村子,他们那里的百姓每年每人都会给几千元钱作为补偿。
现年65岁的龙虎寨村的张大叔说:“因为企业污染的原因,村里很多大人、小孩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呼吸系统疾病,经常咳嗽、胸闷、喉咙发炎,有时晚上睡觉都会因为咳嗽而睡不着。上岁数的老人经常感觉憋气,呼吸困难,并经常咳痰,咳出的痰都是灰色的。我们都担心在这样的环境下而患上尘肺病。”
本网工作人员来到矿区,顺着泥泞破损的道路向山的方向行驶了几百米,就看到了矿区的大门。远远望去,矿区上方笼罩着一层雾霾,山顶有大型机械正在作业,路上不时有大型车辆来往穿行,发出的声音几百米外都能听到。









中信钙业的网站显示,中信钙业公司自2009年兴建,注册资本金2亿元,总投资15亿元,集矿山开采、生产加工和研发销售于一体。专业生产高活性氧化钙和碳酸钙系列产品。矿山占地面积约8平方公里,石灰石储量近20亿吨,氧化钙含量均大于54%且质量稳定,年产能力1000万吨。氧化钙生产采用国际最先进的回转窑等生产设备,年产能力300万吨,是临沂市重点建设项目。矿石入料采用专业的筛选及环保除尘设备,利用四个高强振动电机对入窑前的石灰石进行二次筛选,保证进入窑的石灰石符合规格、干净、无杂质。利用大频率旋风机对筛余物料进行除尘,保证作业环境无粉尘。整条生产线采用大功率电除尘、布袋除尘及脱硫脱硝等专业设备,保证排放达标,工作环境无粉尘、无污染,地面绿化整洁。
该公司网站上照片所反映的环境、生产工艺都达到了国内标准,为何现实却与之大相径庭呢?为何当地群众对此纷纷诉苦呢?这其中还存在哪些问题呢?
相关事实说明,环境保护不能只靠宣传,要有实际行动。而对于那些为了经济利益而置人民群众的健康与生命安全于不顾的企业,就必须拿起法律的武器,与之斗争到底。
今年年初,北京一企业就因污染问题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上诉至北京一中院。环保专家杨斌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在很多严重的环境污染案中,都会看到国家公诉人的缺失。这个案子和以往行政处罚不一样,这是北京首批由检察院提起的公益诉讼,为今后环境治理开辟了一条新的路径。”
依照国家的《环境保护法》第26条规定,建设项目中防治污染的措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这定规定,对中信钙业同样适用。
杨斌指出:“我们现在面临的水污染、土壤污染、大气污染,都是断子绝孙的事情,有些地方环保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地方环保部门和地方企业暗通款曲,互相勾结,相互利用,背后隐藏的巨大的腐败,没有人管。”中信钙业的情况恐怕与此无异,百姓的利益在那些人的心目中是没有地位的,呼吁显然也解决不了问题。以本网来看,诉诸法律应该是最终的救济手段。
杨斌对此态度明确:“事实性判决出来以后,法官应该在自由裁量权的范围之内,开出天价的罚单,让企业破产。一定要让企业和股东倾家荡产,否则根本不足以遏制目前这种环境污染。”
在杨斌看来,这种天价的赔偿,不是对企业直接排放造成的直接后果的补偿,而是让企业退出所在行业。他表示:“一定要让涉事企业付出惨重的代价,付出的经济代价一定要数倍、数十倍于这种随意排污获得的经济上的好处,否则就没有意义了。”至于对生态的恢复,那确实是一种良好的愿望。但是,很多污染造成的损害,几乎都是不可逆转的。用杨斌的话说:“恢复从技术上层面讲是没有可能的。”
有人提出,是否可以追究污染企业法定代表人的刑事责任?杨斌认为:“在原则上讲是可行的。”但他也表示,要就事论事。他说,当企业造成环境污染后,公诉人会依据《环境保护法》对违法单位提起诉讼,主要罚的是法人和法人单位。但是,当有证据证明企业的污染已造成了对人的伤害,这种伤害很可能长时间处于潜伏期,其后果并不是马上就能看得出来的。他强调:“在这种情况下,直接责任人应该承担刑事责任。”

热门推荐

注: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Copyright © 捷达新闻网 2017 Inc. All Rights Reserved.